当前位置:首页 > 电影 > 正文内容

猩球崛起2:黎明之战 (2014)

动作/科幻/剧情  632次播放

视频推荐

电影君

猩球崛起2:黎明之战 (2014)

猩球崛起2:黎明之战 (2014)

2014年美国经典动作科幻片《猩球崛起2:黎明之战》在线观看完整版解说

◎译  名 猿人争霸战:猩凶崛起(港)/猩球崛起:黎明的进击(台)/猩球黎明/猩球崛起2

◎片  名 Dawn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

◎年  代 2014

◎产  地 美国

◎类  别 动作/科幻/剧情

◎语  言 英语/汉语普通话

◎字  幕 中英双字幕

◎上映日期 2014-08-29(中国大陆)/2014-07-11(美国)

◎豆瓣评分 7.7/10 from 296483 users

◎IMDb评分 7.6/10 from 451000 users

◎文件格式 x264 + ACC

◎视频尺寸 1920 x 1080

◎文件大小 2395 MB

◎片  长 131 Mins

◎导  演 马特·里夫斯

◎主  演 安迪·瑟金斯

      杰森·克拉克

      加里·奥德曼

      凯丽·拉塞尔

      托比·凯贝尔

      柯蒂·斯密特-麦菲

      柯克·埃斯沃多

      尼克·瑟斯顿

      泰瑞·诺塔里

      卡琳·考诺娃

      朱迪·格雷尔

      乔恩·阿兹

      恩里克·穆西安诺

      拉勒米·道克·肖

      李·罗斯

◎简  介

  十年前,人类为自己的愚蠢付出惨痛代价,凶险致命的猿流感病毒蔓延全球,世界毁灭殆尽。而在毗邻旧金山的原始丛林,凯撒(安迪·瑟金斯 Andy Serkis 饰)带领猩猩伙伴们建立起无忧无虑的王国,直到某一天,猩猩的家园的宁静再度被人类打破。在旧城苟延残喘的人类面临能源危机,他们试图利用森林腹地大坝的发电站提供能源。青年科学家马尔科姆(杰森·克拉科 Jason Clarke 饰)试图说服聚集地负责人德里弗斯(加里·奥德曼 Gary Oldman 饰),希望通过和平手段取得猩猩部落的信任和同意。然而凯撒的好盟友科巴(托比·凯贝尔 Toby Kebbell 饰)却无法摒除对人类的憎恨,他尝试着挑战者凯撒的权威。

  人类和猩猩,双方小心翼翼试探,而战争在所难免……

◎获奖情况

  第87届奥斯卡金像奖(2015)

  最佳视觉效果(提名) 丹尼尔·巴雷特/丹·赖蒙/乔·莱特瑞/埃里克·温基斯特

  第42届动画安妮奖(2015)

  最佳真人电影动画角色 丹尼尔·巴雷特

  第13届华盛顿影评人协会奖(2014)

  最佳男配角(提名) 安迪·瑟金斯

  第16届美国青少年选择奖(2014)

  最佳暑期电影(提名)

◎影片截图

比起2001年沃尔伯格主演的《决战猩球》(Planet of the Apes2001),这套2011年开启的全新系列(Rise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2011和Dawn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2014)的定位更明确,所以也更好的承接和表现了60年代电影版本和原著小说版本里的的思想核心。虽然依旧是科幻片的范畴,也运用了最先进的动作捕捉技术,但感情戏尤为突出,故事完全把以凯撒为首的猿猴当作主角,在表现人类与猿猴、猿猴与猿猴之间的情感互动与矛盾上也更为深刻。

这套全新系列电影的最成功之处,也许正是把猩物内心世界当作人物内心世界来刻画,让观众们陡然发觉一部想象中的科幻动作片竟会是一部如此多内心斗争戏的情感类故事片。原来它绝不是人类和猿猴摆开阵势,然后冲锋号一的简单战斗戏,它更像是两个大家族甚至两个国家为了传宗接代延续自己的种族,在和平共处与抢夺资源中相互展开的政治军事等方面的全面斗争。

这一点完全不同于1968年的故事框架,在那个版本里,人类和猿猴的地位基本对调了,你甚至从猿族身上感觉到人类的愚蠢和伪善;2001年的版本过分注重商业元素而脱离了故事中人猿对立的思想内核,在情感冲击力和生命思考方面简直就是糟糕至极。而这部系列电影里没有所谓的邪恶一方,因为这两个种族在影片中都充分展示了以自己生活经历为基础的观点和立场,他们是平等的生物体。这套系列不是在反映我们人类被其他物种取代了统治地位,而是提醒我们人类之间本身的不信任所带来的互相仇视和争斗终会摧毁我们的地球这么一个长久以来的危机。

对于一个信仰不明确的民族,谈论政治斗争是空虚的,因为无论哪个主义、哪种制度,你根本就不了解,抱着不试试看怎么知道的态度,硬着头皮闹改革闹革命,结果的确可能会好,但别忘了也许会更坏。如果没有100%的把握,你不但成为不了英雄,反而会是历史的罪人。没有一个值得信任的信仰,我只能相信自己,去建立一个我自己的原则立场。所以在当下还算和平的年代,我们不需要那么多热血斗士,更需要冷静的思想者。当你没有一个确切的建设性目标和方法之前,不要冒昧地去做一个先驱,先修身齐家,让自己变得和谐稳定,之后才能治国平天下,否则你当下所做的只是一种毁灭。

我们就从凯撒、科巴这两个“猿”的角度看看如何做一个“人”。

凯撒在第一部中的成长史就不多赘述了。凯撒,接受过最现代的人类模式教育,有着超越同龄人类的智商,他所关心的是种族的文明发展和延续。在人类家庭中长大的凯撒继承了人类的一些社会属性,甚至盖起来草木屋,组建了一夫一妻制的家庭,建起了学堂学习人类的文字语言。他很清楚人类社会结构的优势,知道人类的集体智慧和探索精神,也清楚人性里的罪恶,深明人类贪图利益互相残害的罪行。作为一个领导者,他希望从人类身上继承一些优秀的品质和文明成果,同时极力避免仇恨和权利欲望所带来的毒果。所以他也为猩猩们制定了一些原则,来作为猩猩们的法规,比如“绝不主动伤害人类”,“猩猩不杀猩猩”等,就是为了划清猩猩与人类的恩怨,并且让猩猩遵循自己的法则,不要重演人类世界里的冲突。我们可以看到凯撒作为一个领导者的良苦用心,他从始至终都为猩猩们的集体利益和未来发展谋划和担心,莫里斯告诫他猩猩们没那么聪明,他也完全明白,所以他独自肩负着更重的担子。当一个领路人走在这样的开创道路上时,他身上的压力不也是如此吗?可至少,他信任猩猩们能创造未来。

凯撒除了身体是猩猩,其内心世界和认知模式则完全是人类,所以他不仅仅善用人类教会他的思考,更有接近人类的情感模式。当他再次遇到马尔科姆这样的好人,他懂得接受和感激;当他的妻儿和他自己遭遇生死难关,他愿意接受医疗的援助,与人类合作。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相信真诚的交流。语言真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有了语言,我们可以互相表达,我们不用去随意猜测他人的意图,也可以自由表达我们的需求和感恩,哪怕语言不能100%的表达情感,但她的确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电影中,每在关键时刻,凯撒都会直接使用人类语言与猿族、与人类交流。沟通存在障碍,就需要这样直接,人与人亦是如此,主动表达、善于表达,往往能消除很多不必要的担心和误会。可是表达了就能够信任吗?表达的内容终是有限,表达的情感不一定被全部接受,所以100%的信任也是那么困难,于是会有科巴的叛乱,这是后话。

此外,全剧的泪点应该就是凯撒回到家中,拿着DV机回看小时候与詹姆斯·弗兰科的录像,还有那象征凯撒自由意识唤醒的“十字窗”符号。每一个生命都渴望家庭的温暖,也同样抱有对自由的向往,家庭代表稳定与安全,自由代表承受与冒险。一段确定绝对安全的旅程算不上自由之行,因为周围增加了很多防止自由发生的限定;挣脱一个不稳定的关系网也谈不上冒险,有比这个不稳定所制造的担心害怕更可怕的结果吗?虽然凯撒试图极力控制猿族,甚至为此杜绝与人类直接来往,可人类并不会如你期盼那样消失得无影无踪,人类是最自诩自由的生物,猩猩的领土也是人类的自由之土,只要人类能够往那去,人类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去那儿,无论宇宙中的任何一个角落。所以只要人类和猿类无法真正地做到了解沟通,这场人猿大战不可避免,而且每一个种族为了争取自己更大的活动空间都会去挤压其他种族的生存空间。

缩小到每个人,每个人都想占有更多资源和时间去压缩其他人的资源和时间,以获得多于他人的安全感。比较典型的就是投资和抢房,我们害怕自己的财产贬值,害怕自己以后没有生活空间,于是将一些暂时用不到的东西据为己有,实则是自己缺乏安全感,担心其他人抢占了资源而消灭你,在心理上就是你不信任别人,对别人抱有恶意揣测,自己好优先占据资源而不受别人的控制压迫。你不能完全信任别人是因为潜意识里,你知道自己不是万物之主,所以你无法完全掌控他人,倒不如去掌控那看得见摸得着的实体财物。所以利益的交易比人类的情感更容易操控,我们才更愿意信任书面契约而非口头承若,也更愿意让自己掌握更多的控制权。

凯撒信任人类的善意,也信任猿族的团结,源于他在人类家庭中受到过良好的照顾,与之完全相反的则是在人类实验室里饱受人类科学家们折磨摧残的科巴。

从外因上看,科巴对人类科学家的恨是必然的。科学家和商人已经代表了人类最优秀的智慧集合,然而这么一群全世界最聪明的人类却有着最冷酷无情的内心世界,这群人类对其他生物毫无怜悯之心,剥夺他们的自由,用于人类实验。我们对人可以讲人权,对其他生物为何不能讲生物权?这些动物是心甘情愿来接受你们的实验研究的吗?如果这群动物有着比人类更为优秀的智商和身体,比人类这个物种还要高级,人类还会如此对待他们吗?只要他不是人类,人类依旧会这么干。这是一种群体意识,小的群体会维护小群体的利益,大的国家民族也会有群体凝聚力,只要你把对方当作“外人”,你就不会去顾及他的死活,因为你更关心同一群体里的伙伴的生死。所以一个人太过独立是可怕的,一个小群体太过自我而不接纳其他组织形式也是非常危险的,在他们的集体意识里,其他非团体的人或事对他们来说都是毫不相干,甚至会影响到他们的发展,于是全世界都会变成他们潜在的敌人。

回到科巴身上,在电影前半段,我们知道科巴遭受到的折磨,还有他想报仇时凯撒的阻扰,我们会对他的遭遇感到惋惜而可怜这个角色。但看似是人类的迫害造就了现在的科巴,其实还有部分原因来自于他自己。而这部分内因,也正是他变异后接受并拥有了人类的贪婪和冷酷。

为什么这么说?如果科巴真的如凯撒一样为全猿类着想,他势必会放下个人的仇恨,以保护猿族为首要原则,而不是以消灭人类为第一目标。虽然他憎恨人类的冷酷无情和互相残杀,但耳濡目染之中,他自己却接受了这一套所谓的肮脏报复,他认为人类不值得信任,因为他从来就不相信未来会有一个美好和谐的世界,在他看来,有人类的存在,就不会有和平。

在这里,与科巴相似的角色就是加里·奥德曼扮演的人类领袖。这个角色的亲朋好友死于113病毒,所以这个貌似是军人出生的角色对猿类也没有友好的态度,他相信猿族会取代人类统治地球,人类要么被病毒杀死,要么直接被猿猴杀死,却从未设想人猿之间会有合作的那天。这种军人设定是否也暗指了全球军事竞备所带来的威胁不得而知,但至少可以看到人与人的互相敌视最终只会带领人们走向毁灭。当加里在影片末段不惜一切引爆炸弹的那一瞬间,我看到的只是一个被战斗、被复仇冲昏头脑,将灭亡带给全世界生物的破坏神。

科巴的意识里继承的不仅仅是一种极左的激进,还有那日益膨胀的权利欲望。论智商和强壮,科巴根本不输凯撒,只是因为凯撒从人类的控制下解放了全猿类才坐上头把交椅。连凯撒都说过弱小的猿族需要一个强硬的领袖,论强硬,科巴自然在凯撒之上。而且变异的猩猩毕竟是少数,大部分猩猩根本无法理解为什么凯撒为那么“讨好”人类,而科巴与人类不共戴天,这一点上科巴更符合猩猩们的要求。于是当科巴消除不了自己的仇恨和危机感时,他开始谋划政变,用自己的强权让所有猩猩们都处在恐怖中,去感受他心中那恐怖到毫无安全感的世界。于是我们看到了一个比政客还会演戏的科巴,比军人还有杀性的科巴。为了夺取权利不惜导演了几场悬案,为了巩固权利不惜杀猿敬猩猩。这些科巴最憎恨的人类的丑恶最后竟然全部都发生在他自己的身上,这不经又是一起人类催化教育和实验培养出的一例惨案。

而最后,也不是说伟大的凯撒大帝就是正义的完美象征,为了重新团结猿族,他借助善良的人类的帮助击败了科巴,并且在科巴妄图求生之刻,学习人类打破了自己制定的原则——“你不是猿”。不过是自欺欺人,为了守护自己的原则,而强迫扭变他人的客观事实,你是否记起了“发生性关系不算强奸”的那个案例?这最后不过还是一场争夺权力的游戏,只不过凯撒必须得赢下。当一切已经发生,这一连串的不信任所导致的更加无法信任,当人猿之间的信任感一再受挫,凯撒为了保护猿类,也只能无奈的接受人类发出的宣战,一场最终决战将在下一部中发生······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